跨界通訊服務中心您好
國語服務請按一,台語服務請按二,for English……轉接客服人員請洽: minching06@gmail.com

目前日期文章:201412 (11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10848862_986864781327844_8480458977527920171_o        

感謝臺灣,其實我的感言最後一句就是感謝臺灣,但不知什麼原因這句在刊登的時候神隱。這是我第三次投稿時報文學獎,以前投過書簡組和散文。今年接到消息的時候,我人在美國駐村,跟其他夥伴報告,他們問是什麼獎,我硬著頭皮直翻說是ChinaTimes Liturature,結果Wiki出現了mo yen,然後她們就很開心地關掉了。也好啦,反正我也講不清楚。而我能來到美國跟大家交流,也都是臺灣的功勞。

文章標籤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世上有那麼一些書,被擺在廟裡、車站、騎樓或是電話亭上,想看的人都能免費取閱。這些書的印刷通常不怎麼出色,內容多半是談信仰、命運、風水、地獄,封面蒙上薄薄一層灰塵,書頁也受潮泛黃。每次經過這些角落,我總在想誰會去看這些書呢?也許都是些像我父親這樣的人吧。他不止會看,還會抄在空白計算紙上,用一絲不苟的筆跡抄下勸人向善的句子。

我想我父親看這些書的原因不外乎是免費。他省了一輩子,盡撿些人家不要的冰箱、電視、桌椅。於是家裡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家具、透視古怪的畫,小孩身上穿的也是陌生人的舊衣。我長大之後,和朋友聊起這件事,沒想到她父親也有這種倉鼠性格,頭戴中華賓士的帽子,身穿某某工會贈送T恤,背包通常是扶輪社的。跟我父親不一樣的是,這位父親還兼具生意頭腦。他在A工廠上班,把單位上不要的東西賣給B工廠,久而久之範圍逐漸擴大,靠著這些情報小小賺了一筆。造成她們姊妹倆假日沒得賴床,跟上學一樣要起個大早,幫忙父親把貨物送到客人手中。她走在送貨的路上,頭總是低得不能再低,一直很害怕被同學認出來。但現在想想,不得不佩服父親可以在手推車上堆了那麼多的雜物而不倒塌──現在我們已經都長大,大到懂得欣賞這件丟臉的事了。

文章標籤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低頭在狹窄的巷弄間快步行走,漫天烏鴉停在電線桿上,遮蔽了所剩無幾的天際線。地面的石板路邊緣滲出水分,角落堆積腐爛的菜葉,但垃圾車卻華麗得不像話。牛羊在街上到處亂逛,猴子出其不意在空中現身,這些動物與人類共同布下屎尿的天羅地網,想清理鞋子的旅人不過是徒勞無功。車子橫衝直撞,司機或人力車夫絕對不會載你到想去的旅館,所以我們乾脆自己揹行李沿路靠小孩指引,徒步走到旅遊指南推薦的旅館。在瓦拉納西的心臟地帶,人們一早往門口潑水、焚香、掛花圈,準備開店。牆上貼著西塔琴和瑜伽、靈修課程的招生海報,巷子的盡頭,是無邊無際的恆河。

當你人在清晨的恆河,晨霧瀰漫,可以從城市那端聽見伊斯蘭教徒的朝聖之聲,一個一個的聲音,匯聚成一片和諧的曲調,漸弱至聽不見。

賣紀念品的孩子們拎著籃子纏著遊客喊價、畫小花紋身,也有小孩不為所動專心放風箏,穿著紗麗的婦人為路邊的神像掛上豔黃花圈,此時的瓦拉納西瀰漫一種複雜的花香,足以蓋過牛羊猴糞的味道,這也許是整座城市最乾淨的時刻,真讓人有點不習慣。跟著河流往下遊走,有人在沙洲上晾衣服,那衣服的樣式有男有女也有小孩,看起來就像是完整的一家子,似乎所有的神聖與汙穢都被擺到旁邊。

文章標籤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十二小時,足以從白天跨越黑夜,或從黑夜跨越白天。

本來以為可以好好道別,看進對方的眼睛,在紙頁留下聯絡方式,約定一個不知何時的再見。但就像我每次醒來都忘了夢見什麼一樣,對命運太過大意,而忘了現實有時比夢境還要短暫。

幾年前在印度的深冬,我們從德里搭了深夜巴士到德蘭薩拉,這地方原本不在計畫之內,只是無止境的城堡、城堡、城堡,偶然遇見了另一批台灣人,我們由東往西,他們則是由西往東,在這中點的城堡中相遇。交換資訊之後,我們決定放棄新德里,前往圖博(西藏)流亡政府所在地,達賴喇嘛也在這個地方。火車一到了德里,我們就搭計程車直驅北方的西藏村,買了巴士票,在街廓內等車。上車倒頭睡覺,但十二小時無疑是太漫長了,長到連跟我們談笑風生,慣於這條路的藏僧都吐了。下車的時候,如果你還清醒的話,可以看見車窗下延伸一條條淺黃色的痕跡,斜斜的,那就是車子高速移動時有人在吐。別人吐,你也會想吐,還是睡覺最好,睡了就不吐了。可以的話,最好睡足十二個小時,不要醒來。

文章標籤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金店面、雙捷運、採光邊間、優質學區、低公設、鬧中取靜、格局方正、生活機能方便──以上說的雖然都是真的,但這裡根本就是鬼屋!

這座鬼屋位於廉恥計畫區內,周圍百貨公司林立,從景觀台望下去光鮮亮麗,天橋邊卻有這麼一片斷壁殘垣。人類平常不敢來到這個地方,經過的時候也不敢停下腳步。

文章標籤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下午三點,母親提了一袋剩菜回家,我隨便吃兩口就出門寫稿。

最近餐桌上多了些新菜色,雖然名稱不一樣,但不管是番茄牛還是咖哩牛,統統都是同一鍋。只是將味道一層一層疊上去,讓人以為今天吃的跟昨天不同。

這是母親從咖啡店學到的新招式。

前兩個月,失業許久的母親應徵咖啡店的廚房,我半信半疑該不會遇上了詐騙集團──現在的咖啡店不都以女僕做號召嗎?

就算現在的咖啡店沒有女給陪坐,好歹也得會沖咖啡吧?母親只是個在早上沖泡即溶咖啡的歐巴桑,這樣也沒問題嗎?

沒想到,竟然有限定員工年齡在五十歲以上的咖啡店。

這家不可思議的小店,在台北正中心稍偏一點的路上。

文章標籤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整理房間的時候,有些照片不見了。

有的是我小時候拿去跟同學炫耀,再也沒拿回來;有的被我偷偷從相簿裡拿去做美勞,但卡片做得差強人意,也扔掉了。

只剩下相簿裡一個一個白色的空格。

文章標籤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IMG_1131  

到印尼避寒吧。

雅加達沒有四季,終年氣溫在三十度上下,偶爾午後雷陣雨,比起濕冷陰鬱的台北,機票不到一萬就能烤到赤道的陽光。再說,我媽有五年沒回老家了。到了雅加達機場,即將出國的年輕女子和家人一一擁抱,最後是她的小孩,小孩顧著和旁邊的同伴玩,似乎不知道媽媽此去,將有好長一段時間不能回家。

文章標籤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香港清場。突然意識到檔案備份的重要。

雖然距離當初採訪已經有了一段時間,但我還記得,這本書能被長期從事社運的朋友讀到的感覺。

謝謝阿Z!

 

以下全文引用自zooey0723 - 《少女忽必烈》 修羅場與遊樂園的奇幻大冒險

 

「但我們永遠失去了可以堂堂正正看小電影的地方。」

《少女忽必烈》裡,作家陳又津花了一個章節描寫她生長的三重區,其中一個著名地標──「天台廣場」的消散。魔幻的場景裡,諸神在電影螢幕內外遊走,新來的神佔據地盤,「要等到招牌卸下,推土機兵臨城下的時候才知道,命運的陰影早已投下。」

「知道天台這個名字怎麼來的嗎?」

「天空的戲臺。」

這本書是陳又津第一部中長篇小說。描寫一個寫不出畢業論文的研究生,巧遇一個想要拯救世界的少女,然後在以三重區為主題搭建起的奇幻布景裡,穿梭在一個又一個悲傷的冒險故事裡。

文章標籤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為什麼要叫忽必烈?」

「因為我很喜歡《看不見的城市》,你不覺得忽必烈和馬可波羅組成搞笑團體,一定超match的嗎?」

每次有人問我,我都這樣回答。但這次抬槓的對象是畫漫畫的

叮叮

封印解除

其實影響這本書最大的是《荒川爆笑團》還有很多奇奇怪怪檯面上(哪個檯?)不能說的東西

不藏私、也許也不太文學--編輯群吐槽全部公開XD

IMG_0933

文章標籤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getImage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暢銷作家寫作全技巧

 

因為京極夏彥和宮部美幸的關係,我知道了大澤在昌──這三人組成「大極宮」經紀事務所,威風凜凜排在兩位前面。結果我翻開書稿,大澤在昌就宣稱自己在出道最初的十一年是「萬年初版作家」。

這個計畫招收十二位以職業作家為終身職志的學員,年齡層從二十至五十歲,為期一年,不收學費,由大澤傳授三十三年的寫作經驗。大澤探討職業作家的收入、得獎折損率,從半生不熟過渡至完熟之作。這曾是我最關心的問題,但見到前輩又難以啟齒。(入行多久?薪水多少?吃空氣能活嗎?)

文章標籤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