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學的時候,同學在陸橋上撿到受傷的雛鳥,大家每節下課都去圍觀,放了各式各樣食物到紙盒,討論放學後誰帶回去養,但這隻鳥撐不到放學就死了。保健室老師叫我們拿去丟掉,但沒人知道屍體能不能資源回收,就在花圃挖洞埋葬,留了一些香水粒、遊戲卡。那同學常撿些有的沒的,一回從垃圾堆撿了神像。

剛開始不覺得怎樣,大家下課還是會湊過去看,摸摸碰碰,這種平常擺在廟裡的東西,忽然這麼近,每個人都很興奮,就好像摸大佛保平安。一個同學說,這神不能撿,裡面可能住鬼。這同學家是開宮廟的,家裡拜五府千歲,就叫他宮大好了。也對,這彌勒佛雖然笑得慈祥,但四肢全無,這樣怎麼可能笑得出來?這下糟了,摸過的人嚇得半死,趕快衝去洗手。但神撿了就不能丟,要移動也有規矩。

那天放學,我們跟著宮大回家,他爸教我們先用紅紙包著,我們就用教室布置剩下的紅紙包得密不透風,誰也不想碰到神像,尤其是斷裂的部分。放回原處,沿原路走掉,絕對不能回頭。我沒回頭,也不知道別人有沒有回頭,一路走回宮大他家。沿路要撿石頭,一人一顆,作我們的替身。他家門口種了艾草,跟雜草差不多,那是馬車夫的糧草,只要有人門前種草,就表示養了靈界兵馬──所以我們頭上有天兵天將在械鬥囉?有了石頭和草,還要七粒米,少一粒多一粒都不行。再混合陰陽水(煮過的水和沒煮的水),但我們根本分不出來這兩種,大人說的話就是聖旨。宮大爸爸念咒混合這些東西,讓我們把符水裝進水壺。一回家,第一件事,就是洗澡。聽說六合彩大家樂的信徒摃龜就拿神像出氣,焚化廠不敢燒,便安置這些落難神明到貨櫃屋裡面,關公失了大刀、土地公無冠無袍、媽祖斷手斷腳,有的被潑漆,臉變成京丑,被鑽洞的更慘。大人真的很無聊耶。

那天晚上,我盡量少喝水,少進廁所,把鏡子和玩具劍放床邊,抱著漫畫熟背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,我媽已經習慣我披上浴巾施展一陽指,所以扮殭屍道長也沒什麼好奇怪。隔天大家平安無事,撿破爛的同學又帶來新玩具。

仔細想想,不只被丟掉的神像,我們那時下課的玩伴其實不少,守護神、筆仙、錢仙、文具店賣的碟仙,小學生的問題不出:男的女的、年紀、興趣、誰穿什麼顏色內褲。知道了又怎樣?只是那個時候,我們就算賭上性命,也想知道點別人不知道的事,結果發現一萬歲的筆仙不準,大人會騙人,童年一下子就跑得無影無蹤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陳又津 的頭像
陳又津

少女忽必烈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