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png

 

E導跟我第一次碰面就說:「你看起來是不吃虧的類型。」

糟糕,我看起來這麼難相處嗎?根據我奉行的「自由工作者三要素」(有才華、好相處、準時交)看來──既然人不好相處,那我一定是很有才華了。

雖然我闖蕩江湖沒幾年,但也真沒有寫白稿的經驗,最近發現,文字工作者或多或少都有被欠款的情況。話說別人寫過的文章不能抄,這是基本的工作道德,但別人吃過的虧,我不想再吃,也是很正常的事吧。

「你生日什麼時候?」

初次會面,做電影的大姊上網查詢我的命盤,生在魔羯座,差不多就拿到一半的信任,她腦中的魔羯座都有準時的特質,「而且你火星在天蠍,說一是一,不會隨便消失。」

「我都爽快退費,扣除當年稅額再還。」

天地明鑑,我真的沒賺到這筆編劇費,訂金來了又走,我也千百個不願意,而且一般公司都付得起這幾百塊的稅吧,何苦為難個體戶?當然有人說,你又還沒工作,我怎麼知道你寫得好不好?但是好不好是觀感問題,如果我真的寫了,至少付出勞力,頭期款就是我應得的,至於第二期如何,有待進一步觀察。倒是如果劇本寫好,結果案子不開了,我找誰討回這幾個月的時間?

於是我幫招搖撞騙投機客建了人渣資料庫,這些人總讓我在麥田旁邊的懸崖一直跑,對寫作懷抱夢想熱情的年輕人一直來,但是這樣也沒用,懸崖還是迷人得不得了,我勸過另一名自由工作者,跟他談合作的人名列我的人渣資料庫,我說,你快逃吧!

「可是他說沒人要幫他。」

沒人要幫他,事出必有因!這是我聽過最離奇的理由,但我相信他不會是最後一個受害者。不管他最後賠上了稿費還是尊嚴,還是兩者都是。我不相信才子可以怎樣,你有才華我也有啊,現在是厚臉皮大賽嗎?

「現在專職寫作的收入多少?」文學院教授問我,因為他的學生總問他這個他答不出來的問題,沒想到我能有這個機會為教授解答。

先說結論,23K

王聰威在《作家日常》創造了虛擬一哥,出書、演講、評審和寫專欄,我的情況差不多就是那樣。我雖然有記帳,但最近報稅才知道自己拿的是稿費、薪資還是執行業務所得,而且記帳無法解決收入不清楚的問題,因為從完稿到銀行入帳有十天到三個月不等的空窗期,如果這段期間被跳票,可能連作者本人都不知道。有的單位當場給現金,但車馬費收據另補。更多人則是到了現場以後,發現酬勞少得可憐,甚至有受辱的感覺,欸,這種事不是一開始就要問了嗎?

後來,我得到了一件寶物:自由文字工作者的收入表格,三欄分別寫著文章標題、完稿日、入帳日,逐月列出。我終於知道自己這一年寫了什麼,要討債也知道找誰,或是哪篇文章寫了但沒得獎(收入是零)。

所以,如果有人一定要成為文字工作者,並且以此維生,可能要練就厚臉皮的技能,自己的債自己討!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陳又津 的頭像
陳又津

少女忽必烈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