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賣場特價便當十一點半開賣,一個塑膠盒,三道小菜,加上一支雞腿或排骨,只要八十九元。但一個便當實在太大,最好兩個人分吃。如果晚點來,菜色不變,但由工作人員服務,就要多上二十元。

來用餐區的人,有的是我這種圖書館過來的,有的是賣場其他部門員工,還穿著制服或膠鞋。用餐區有洗手台、垃圾桶和微波爐,大家吃了就走,沒人談笑聊天,有種午休苦哈哈氣氛。

這天,忽然有個小女孩走來,戴著粉紅框厚片眼鏡,度數很深。她端了碗湯,慎重把餐具擺好,那不過是塑膠匙和衛生筷,卻被她用得像祖傳銀器。媽媽來了,打開跟我一樣菜色的便當。小女孩努力打開那碗附贈的湯,塑膠蓋咬住碗緣,媽媽問:「要幫你開嗎?」女孩說不用,她順利打開的時候,她媽媽跟我都鬆了一口氣──我想,這大概是她人生頭幾次,自己打開蓋子吧。

這時我才發現,她的年紀大概國小低年級,為什麼沒去上課呢?長得不是特別可愛(可能是那副粉紅鏡框害的),除了家人和長輩,大概很少人會稱讚她可愛吧,但好久沒看到這種好孩子了,在學校、或者長大以後,會不會因為長相而吃苦呢?

吃飽了,媽媽要去洗手間,留下女孩繼續吃,女孩像個大人一樣交代:「你要回來喔。」媽媽說:「會啦。」「不要走丟囉。」「我不會。」

媽媽平常也是這樣跟她說吧,但把小孩一個人留在這裡,會不會太危險?不,搞不好媽媽打算把孩子遺棄在大賣場,這種劇情不是很常見嗎?但我的便當吃完了,差不多該回去工作,沒陪她等媽媽回來,更不記得剛才坐我旁邊那位媽媽的模樣、服裝、特徵,如果這孩子真的上社會新聞,我應該也幫不上忙。至於媽媽還沒回來的這段時間,我只能一廂情願希望,這個好孩子不要被壞人帶走,也不要被時光帶走,變成一個無聊的人。

最近,我去小吃店點碗麵,小桌都有人,我就揀張大桌桌角,背對電視,面對攤位和街道,感覺像是把車子停店門口,隨時怕警察拖吊的工人。但我走路來的,只是愛看老闆燙麵、幫手放佐料的神速流程而已。老闆燙好了一盤青菜說:「我放這裡。」

穿圍裙的阿桑裝碗飯,夾顆滷蛋,端著那盤青菜,這是他們的員工餐。我買的書剛拆封,壓著包裝紙,阿桑坐在書旁。

「這樣吃夠嗎?」我問阿桑。她說,吃太多會難過,做事不方便,這點跟寫作一樣。她忽然問我,要不要一起吃青菜?我哪敢吃她本來就不多的員工餐!大概是桌上的書,她問我讀大學嗎?又說,大學畢業真好。我擔心老闆看她不吃飯光聊天,她說,她是這裡吃最快的,在附近工廠做了十五年,來這裡打工五年,其他的,我也聽不懂。她吃完了,叫我繼續吃。付錢的時候,阿桑說我請你啦,我趕緊把錢給老闆娘,謝過阿桑──沒想到只花了幾分鐘,我就結識了一個飯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陳又津 的頭像
陳又津

少女忽必烈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