洪偉倫,1998年出生,17歲。

就讀中壢高商資料處理科三年級,腦後紮著小馬尾,蓄鬍,戴著粗框眼鏡,五官立體,視覺年齡三十多歲,還被人以為和母親是姐弟關係。雖然偉倫現在才十七歲,是我遇過最年輕的受訪者,但已經在擔心髮線後退的問題,訪問後沒多久,果真剃了光頭,自稱「壢商辛龍」。個性是有仇必報,幾句話不離把妹,但身邊這群朋友才是他平常講垃圾話的好拍檔。

偉倫家有三兄弟,年紀相近,生長於移工聚集的中壢火車站,聽起來像商店街的小霸王,一說到「老闆娘」,也就是他的母親,外勞街無人不知。聽他說起生意經的眉角,才見識到江湖是什麼。言談間常流露對母親的疼惜和佩服,還有那份不服輸的精神。不管說什麼事情,他常常提到「特別」這個詞,但那個特別背後似乎有一層不為人知的辛酸。

image009.jpg 

訪談

我家在中壢開外勞店,中壢火車站可能是台灣外勞聚集區數一數二大,中壢很特別,外勞有分區,印尼越南菲律賓泰國,就分四個區。整個火車站商圈,前站越南街有三圈,菲律賓街很大條,因為有教堂,差不多兩百公尺,泰國在另外一邊有兩條街,五十公尺一條。印尼在後站最小條,二十五公尺,因為勞工不多,看護多,印尼人民族性比較乖。

我爸在泰國區,台灣閩南人,我媽泰國中部papaya那邊人。我爸媽互講泰文,也會講閩南話,全部摻一起,我講中文加一點台語,他們講泰文我有一點懂。以前會去幫忙做生意,比較苦,現在還好。我家以前做過黑的,賣藥,台灣的藥不能帶進來,要經過衛生署核准,核准怎麼可能會過?一樣偷偷帶進來,醫藥的利潤是兩倍,還可能更多,被抓罰錢就好了對不對,怎麼可能抓得到?台灣人都不屑去外勞店,所以我們只被檢舉過一兩次,以前都放在架子上賣。黑的生意除了這還很多~

我爸很厲害,算白手起家。我剛出生的時候家裡負債幾百萬,到現在開一間店,買房買車。家裡三個男生,我第二個。小時候我脾氣不好,人家一雙拖鞋丟過來,我們兄弟加他四雙飛回去,他就被追著打。小時候苦也沒關係,反正什麼都玩。我是家裡最受期待那個,也是最平淡的吧,我哥就肥仔,女朋友在一起四年,還很漂亮,我弟就是流氓,街頭開戰那是每個禮拜都做的事情。

——為什麼你弟會接觸這些事情?

說起來跟我有關,我國中不學好,人家講「垃圾ㄍㄧㄣ仔」、「撿角ㄟ 」,我弟跟我差兩屆,可能想要共同話題,後來我改邪歸正,我弟不知道為什麼,生意越做越大。我國中在賣東西,什麼都賣,現在還是有人找我買東西,大的房子車子,小的手錶名牌包包全部都有,黑的白的,想得到的全部都有。

我念私立國中,一天十二節課,每天留到晚上九點很苦悶,我帶泡麵去學校賣,賣台灣泡麵沒有意思,我賣泰國泡麵,競爭力就差很多。學校賣打九折嘛,了不起二十塊一包,我賣你一包十塊,搶著跟我拿勒,連辦公室都跟我買,賣老師最好賺了,一次兩箱兩箱。一個禮拜最多賣十箱,三百包,賺沒多少,幾百塊而已。賣到被同學家人檢舉。泰國餅乾來台灣也很好賣,海苔來兩節課就不見,有家長打電話給班導,說這同學家裡有這麼窮,賣東西賣這麼凶嗎?我聽到很生氣,是你小孩要跟我買,又不是我硬推銷給他,後來就不賣了。其實泰國啤酒最好賣,酒吧一支賣八九十,我賣三十。

——你爸媽為什麼結婚?

我聽過很多版本,這個應該是最有可信度的:我爸去泰國玩,迷路遇到我媽,後來我爸沒錢就在我媽家住了幾天,我爸就是魯蛇,三十幾歲,工作不好好做,欠了一堆錢,沒老婆沒小孩沒車沒房。廢。兩人在泰國感情好了一點,我外公看我媽不敢嫁,我媽要氣我外公還怎樣,兩人就結婚了。賭氣一賭二十年。

我爸媽感情以前很好,但我爸可能突然事業成功,覺得地位應該攀升一點,有沒有外遇我就不清楚,每次看到都不同人,不知道算不算外遇。不可能一群男的喝酒多無聊啊。就一群老男人跟一群很醜的妹在一起,反正就這樣,我也接過他回家。只是他愛面子,我不戳破他,我弟就會戳破他。有一次我爸喝醉撞到頭,直接送急診室,醫生痛覺測試沒反應,一個禮拜七天有五天是這樣的狀態。

所以我哥我弟和我都不喝酒,只有我自己要賣,我會先喝是什麼味道。我也打麻將,人家喝啤酒,我喝可樂。我爸喝酒回來肚子餓,煮東西睡著,你不會想到上學回來家裡都是煙、冒火,一個月三次!起床是絕望,聽到我媽尖叫,火燒到天花板,我媽竟然敢走過去把瓦斯爐關掉、潑水。後來我爸就在外面買回來吃,便利商店有牛肉麵,我看到他手拿筷子,臉在湯裡面,我怕他被自己的麵淹死。

——他平常壓力很大嗎?

很大啊,人老了,逃避現實。他大我媽十七歲,我媽今年三十九。今天早上我跟她出去,人家問我是不是她弟。我很難過!她三十九,我才十七耶。差二十二歲!我媽十八歲就嫁過來台灣,十九二十就生我哥。我媽也很厲害,她只有國小畢業,在泰國住鄉下,沒有用電腦,現在來台灣學會用電腦打字,用台灣鍵盤打泰文。她不會注音,用手機用唸的。講話就中文加泰文混一點台語,一聽就知道,來台灣二十年不是台灣人,改不了啦。

——會因為口音被歧視嗎?

怎麼會歧視?外勞街最ㄘㄨㄚ的就是我媽,誰敢歧視她?看到她就「老闆娘~」那裡不會有台灣人,有是路過搭公車,走過看都不會看一眼,看到外勞會這樣(瞄)。只有撿破爛的嗆過她。那條街都知道我們家,因為我們家那邊做最大,開最久。泰國街是我家帶起來的,我爸做外勞生意十五年了。十年前是台灣外勞最多的時候,現在走光了,可能剩一半。外勞生意是很恐怖的,一個假日的零售,罐裝啤酒一箱二十四罐,一天可以十箱以上。他們很敢花。我們店裡的泰國姊姊,一個在泰國賺台幣九百,在台灣一個月我們給三萬三。

——你回過泰國嗎?

有有有,泰國家是我家在養的。我媽有一個妹妹,兩個弟弟。我媽比較倔,好勝,不想讓人笑話。我媽做到了,我覺得很厲害。我家開生鮮市場,她會去凌晨三點開的最大批發市場,夏天芒果可以賣到百斤以上,人家說:「老闆娘~今天要什麼東西?」一個泰國人在台灣做到這樣。

我小時候給我阿嬤帶,爸媽每天工作超過十四小時,八點出去十點回來。阿嬤家一直住到十二歲,還可以再多住幾年,是我媽處女座受不了,阿嬤煮菜不喜歡開抽油煙機,陽台跟廚房連在一起,衣服都油煙。阿公在我哥剛出生就過世了。家事我媽會做,阿嬤搶去做可是又做不好。我媽刻苦耐勞不會跟我阿嬤吵,阿嬤也疼我媽,婆媳問題沒有,我阿嬤還比較討厭我爸,我們回去還會一起罵我爸,說要好好照顧你媽。可是如果離婚,我媽沒有身分證,一定要回泰國。我們做泰國生意,我媽也常回去,如果她拿台灣身分證,回去變麻煩,她在泰國有房有地,很多東西都在她名下,台灣這邊全部是我爸名字。我們兄弟都有雙重國籍。可能哪天落跑用。可是到泰國要當兵,要撐到二十歲以後再做壞事,在泰國一定買得到人頭免兵役。我差不多一年回去一次,外婆差不多六十歲。

我從小就很獨立,爸媽忙工作,五歲我媽就放我出去買東西,聯絡簿成績單這種裝死就好了,怎麼可能帶回家~瘋了!我國中三年沒交過作業,老師處罰到不處罰啊,我考試也是前十名,我只是不想寫作業,可不可以不要煩我?打電話給我爸,回去被我爸罵,我就去幹ㄍㄧㄠˇ老師,打給我媽可以,跟我講可以,你打給我爸幹嘛?那時候我爸就開始喝了。我成績出來,有在看書就好。國中最後一次基測模擬考,我PR值80幾,還不錯就開始玩,三個月沒讀書都在釣蝦,超好玩的!五點起床,走路上學,學校離我家十公里遠,走路兩個小時五十分,那時候考前太無聊了。

接下來,可能不一定要念吧。因為資處科再上去科系,可能不見得有興趣,就不念了直接工作。聽新聞說沒讀大學好像很累,但也沒什麼。我想做餐飲,之前在咖啡店打工,做過義大利麵,做過日本料理,十六歲在義大利麵半年做到副廚。我是做學生餐廳,一天八小時,後來上課沒時間,被扣薪水很度爛,我就沒做了。收入我可以無限加班不會累,一天十二個小時,一個禮拜排七天,不用放假,可以賺三萬多。那時候工作加騎腳踏車運動,兩個月瘦十五公斤。餐廳都是黑暗料理界,油炸什麼東西掉下去就撿起來,餐廳也一定有老鼠,因為餐廳一定要有排水管,老鼠就爬排水管。我不怕吃外面,只是不吃炸的,油一定不乾淨。

我現在身體不好會失眠,睡覺會頭痛胃痛,之前睡不飽。因為玩社團玩了一年,我熱音社社長,打鼓的。也沒什麼好講,人生嘛,總要學點東西,感覺會樂器比較厲害。可能跟我媽一樣不服輸,覺得進來就是要當社長才厲害啊。可是那段時間是我人生經歷最多挫折的時候,開始掉頭髮,然後你交不到女朋友,鼓打不好,社員帶不好,功課又墊底,回去還要應付你媽murmur,你爸又喝醉酒,你哥是廢物,你弟又跑不見。那時候壓力很大,每天過得亂七八糟,那時候撐著,別人不能看不起我,頭髮少一點就剃頭好啦。我最在意就是頭髮,我哥頭髮很多,我弟也很多,偏偏就是我遺傳到,額頭這麼高你知道!清朝人!之前綁馬尾,綁久了髮線也有點後退。算了我也不在意了。剃光就好了,辛龍也很帥對不對?沒關係上帝關一扇門會開一扇窗,掉一點頭髮沒關係,給了我一個這麼會講垃圾話的嘴巴。

上高中很喜歡折磨自己,不睡覺,做些很奇怪的事,把自己搞得很累,開始掉頭髮現在禿頭然後人又黑,現在高三欸,垃圾話講太多,人不太受歡迎。還好我讀資處,不怕沒有朋友,高中怎麼找得到喜歡留鬍子的男生?我以前留鬍子又留長頭髮,把自己搞得很像流浪漢,可是我覺得很自在啊。

——你想去泰國發展嗎?

會啊會啊會啊,我想去學泰國菜。我在台灣很少吃泰國菜,有也是去外勞街吃泰國人做的,就像你不會想去歐洲吃滷肉飯,那還是滷肉飯嗎?台灣人做泰國菜,像香茅、椰奶都不加,台灣能吃辣的人也不多,辣椒醬紅紅的還不辣,很鹹,我就很生氣。要台灣真的不行,我就回泰國種田,現在那塊地有種芒果、火龍果。但泰國會淹水,我家住河邊,還是高腳屋,而且泰國蚊子太厲害,叮到會留疤。

我媽以後應該會回去,因為老了在這裡就沒地位,只剩三個小孩,講難聽一點你爸媽把你養大,你養你爸媽是另外一回事。你來跟我住OK啊,可是吃住你自己負責。我現在是靠打麻將賺個宵夜錢飯錢,幾百塊而已。不用打多久,快點一兩個小時就可以。我國中有個同學,他媽媽也是靠打麻將養家,我同學從大一開始打,可是用肝去換,沒人在白天打麻將!

——你覺得台灣有什麼對外勞不友善的地方?

就是把所有外勞說成是泰勞這樣。看到一個妹講話很吵,或誰做了什麼事,就說「這個死泰勞」,台灣學生才吵!關泰勞屁事,我真是搞不懂欸。雖然泰勞在台灣數目很少,因為他們不想留台灣,可能去韓國。小時候人家開玩笑叫你雜種,那人被我揍了,雖然字典是這樣定義,可是不好聽。多多少少會有,我沒有太care,反正我就是比你厲害才這樣嗆我,我比你弱你就根本不理我。說外勞喝酒東西不收,就喝到掛,台灣人不是也一樣?你去外面便利商店也很少人收,他們只是喝比較多,坐比較久。

我身邊也很多混血,我們班四十個,大概有四個,兩個中國,一個印尼。我下一屆熱音社社長混印尼,說不定蠻多,但不一定會講,會怕。我是覺得特別才講,不然ㄍㄧㄠˇ我黑人,不認識一直問我是不是原住民,會不會講中文?我幫我媽領錢,拿她的居留證去,銀行行員看到我就問先生你會講中文嗎?要用國罵問候他了。現在比較沒感覺,以前會罵回去吧,不服輸啊。還有可能是學到新的詞,隨便亂講:「欸我聽說混血兒是雜種,所以你也是雜種囉?」我國中有一次跟人家打架,他說我媽是外勞。什麼外勞?我媽做老闆娘!我人很隨和,講自己還好,最不能忍受講家人。過來台灣很辛苦,你要繼續這樣講她。只有那個人比較白目,其他沒有,只有我欺負人,沒有人欺負我。

訪問於2015.10.4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陳又津 的頭像
陳又津

少女忽必烈

陳又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